“拉道小王子”的逆袭

  28岁的沈荣锋面相朴实、笑容憨厚,去年他在公司的两次评选中均被评为一级蓝领,成为海亮股份浙江基地最年轻的一级蓝领。然而,这位别人眼里的技术骨干,职业生涯的起步却不那么顺利,甚至有些不堪回首——因生产的废品过多,被称为“拉道小王子”。

  所谓的一级蓝领,是海亮股份“蓝领岗位生态系统建设工程”平台中的一个具体等级。其核心是不看学历、不唯资历,根据技能水平、应知应会考核成绩、工作绩效等对员工进行综合评定,最高为一级蓝领,最低为五级蓝领。级别提高,薪资、子女就学、福利购房等方面待遇也会相应提高。

  一级蓝领到底是怎么样的级别?按照最新的评定标准,在海亮一级蓝领享受的是科长级的待遇。“以这样的标准衡量,沈荣锋和我们的工段长享受的是一样的待遇。”去年下半年,沈荣锋的等级评定公示后大家都向他表示了祝贺。

  7年前初到“海亮”的沈荣锋并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凭着一手过硬的技能在企业中立稳脚跟。

  当年,刚出校门没多久的沈荣锋,脸上多少还带着点稚嫩和青涩,但他踏实、爱笑的性格深得老师父黄刚的喜爱。作为带教师父,黄刚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在复绕工这个岗位上的经验都一一传授给他。师父教得认真、徒弟学得用心,一个月后,沈荣锋顺利出师。

  没有了师父“手把手”的指点,对刚刚“单飞”的沈荣锋来说甚至有点脱离束缚的“小激动”。“看师父做起来轻轻松松,我自己练了一个月了,动作、程序都深深记在脑子里,应该也大差不差了。”沈荣锋回忆说。

  然而,等待沈荣锋的却是一段灰暗时光——以为可以复刻师父的动作,做出完美的产品,可铜管上一道道刺眼的印痕无情地告诉他,手上的活不行。

  原来,复绕工序中,线伤(拉道)是行业的通病。铜管偏离通道中心碰到导模导套就会划伤,从而直接影响到全线的成材率。有经验的老师父,在长年累月的生产中培养出来的手感和对机器设备的熟悉都是沈荣锋这样的新手一时半会儿掌握不了的,那是人与设备默契运作的一种状态。

  那是“单飞”后的第一个晚班,正常的熟练工,一个晚班做10吨产品,沈荣锋只做了3吨。“一卷3000米的材料,卷200米卷不上了,卷300米卷不上了,感觉一晚上我都在做废料。”沈荣锋对那个晚上的事情记忆犹新,“最后,光废品就拉了两车,人家是拉产品累死,我是拉废品累死。”

  初出茅庐、心气很高,沈荣锋一心想在复绕工的岗位上大展拳脚,可越是着急效果却适得其反,那段时间,因为生产的废品过多,他被同事们笑称为“拉道小王子”,巨大的压力令他寝食难安。

  在挫折面前,沈荣锋有过焦虑和迷茫,但他却没有气馁,给自己定下了出师以后的第一个小目标:提高成材率。

  那段日子,沈荣锋天天请教身边人,他不放过任何细节,问了就去做,边做边发现问题,再去问老师傅。慢慢地,沈荣锋在生产过程中,养成了一系列老师傅的习惯——遇到质量问题,积极处理并加以规范,避免再次出现同样质量缺陷;同时,坚持做到完料后自检,及时对探伤报点的缺陷物料进行取样分析,争取对每一个伤点的产生都能做到深入分析、切实解决。如此循环往复,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沈荣锋手里出现废品的频率越来越低,直到“后来者居上”,成材率和产量均稳居班组前列。

  沈荣锋没有因为产量和成材率领跑班组而有所懈怠,反而因为对设备和材料研究得多了,有了自己的一些心得。在车间里,他的目光总会时不时地落在别人的废料堆上,捡一些他认为还有“抢救”价值的废料边料。经他的手一通操作,别人不屑一顾的边料废料就变作了成品,他却总是憨憨一笑:“顺手搞一下,这些材料还好用的。利用率提高一些也能为企业节省点材料。”也正是沈荣锋所谓“顺带”的习惯,让他的月产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超过了其他同事。

  从“拉道小王子”到如今最年轻的一级蓝领,沈荣锋弄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把你不会的问题弄明白,才能睡个安稳觉,这样日子才过得充实。”

  今年2月份,沈荣锋又转换了“赛道”,从复绕工的岗位来到大散盘收卷机岗位。虽然在最近的一次技能评定中被评为二级蓝领,他准备在6个月后的评定中向新岗位的一级蓝领发起挑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主推智能化 三星发布传线系列
Next post 海南省碳达峰实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