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0月全国纱线进出口概况

1-10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4.89万亿美元,同比增长31.9%,规模已超去年全年,再创历史新高。从纺织服装外贸情况看,纺织品出口经历6个月的下降后恢复增长,服装出口增幅进一步扩大,纺织服装整体出口增幅达到两位数。

从10月经济数据看,前期压制经济的部分因素缓解。主要是能耗双控压力减轻。10月19日,各地方省市逐步解除电力能源双控措施。此外,上游原材料成本压力有所缓解。根据统计局数据,10月PPI同比增长13.5%,CPI同比增长1.5%,二者价差12个百分点创历史新高。在近期多方保供稳价的政策助力下,11月工业价格指数剪刀差有所回落。

商务部任洪斌部长在十四五规划纲答记者问时提出“四大宏观风险不容忽视。一是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世界经济复苏的基础不牢,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发展不均衡。二是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三是全球通胀上升,沿产业链从上游向下游传导。四是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加速重构,区域化、近岸化、本土化、短链化趋势明显。”

具体到纺织服装及纱线面料出口的微观企业主体,主要有六大困难,我们总结为“三多三少”。三多:一是贸易风险多,主要是疫情造成效率低下,很多企业的订单被延迟或取消,收汇风险加大。二是成本上涨多,海运运价仍处在高位,原材料价格上涨,棉花、纱线、坯布、染料等原材料价格均大幅上扬。三是供应链堵点多,限产停产带来产量减少,加急货运增加、运费抬升;推高纺织服装产业链原材料价格上涨,如江浙沪地区染化料在限电限产后单价平均上涨了20%,最高上涨幅度达90%。三少:一是流动资金少,年底国内外需求大幅增长,生产排期均以现金方式结算,运费高企、库存积压,占款严重,企业短期内现金支出增加。二是原材料少,棉花原料始终存在短缺,棉价持续上涨。三是制造业劳动力偏少,部分地区外贸企业面临季节性用工短缺。

在纺织服装外贸高增长的背后,纺织服装外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外贸企业经营压力增大,困难增多,“有单不敢接”“增收不增利”现象较为普遍。外贸发展还存在隐忧,四季度出口不容乐观。

疫情后,全球价值链呈现出区域贸易属性增强、全球化属性减弱的态势。随着全球纺织服装主要供应国对中国依存度的上升,中国企业作为供给方和资本提供方的重要性日益显现。此外,2020年7月后,受疫情反复和海运滞港问题影响,全球供应链成本激增,各主要服装加工国家均面临能源、原材料和生产中间品短缺问题,对中国纱线面料等中间品的需求大幅提高。

1-10月,纱线%,高于纺织服装总出口29.4个百分点。从占比情况看,2020年纱线面料出口占纺织服装总出口的比重为20.2%,今年1-10月这一比重提高至25%,增长了5个百分点。

9月后,纱线出口数量增速大幅放缓,出口增速基本以来价格上涨支撑。从海关数据看,1-10月,纱线%,较上半年下降近16个百分点。

从单月情况看,10月纱线月降幅持续扩大。出口金额增长20%,单价平均增长35.8%,出口完全靠出口单价拉动。1-10月纱线月持续扩大。

根据市场报告分析,从9月开始,中国外贸出口增长动能开始趋弱,集装箱运价指数在10月中旬已经见顶,中国八个主要港口旬度外贸吞吐量同比增速接近零或者转负;10月中间品进口同比增速也由9月的17%降至7.7%。

预期今年年底到明年,海外逐步解封后,对于商品需求将转向服务。随着美国等主要出口市场对居民家庭补贴逐步减少,PPI上涨、人民币走强等都将削弱外贸竞争力。全球供应链的逐步恢复,也将拖累纺织服装出口增幅进一步走低。

1-10月,我纱线前十大出口市场中,孟加拉(第2位)、印度(第3位)、巴基斯坦(第4位)、巴西(第7位)等四国出口增幅均超过50%。

东盟是我纱线%,同比增长30%。从商品结构看,对东盟出口以化纤纱线%,棉纱线月单月,我对东盟出口较前期大幅回升,出口额2.1亿美元,同比增24.9%。从此前情况看,8月单月,对东盟纱线月整体较前期略有回升,单月出口2亿美元,同比增11.7%;。

从国别情况看,1-10月我对越纱线%,在我对东盟出口占比超过50%,稳居纱线月当月,我对越南纱线)印尼、马来西亚在东盟各国中增幅最大

除越南外,我对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两国出口高于2019年水平,此分列我东盟纱线.9%和58.3%。其余各国中,泰国(位列第3)、柬埔寨(位列第4)和缅甸(位列第7)三国均具备劳动力资源优势,全球服装需求下滑和国内政局动荡影响,两国对中间品需求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我对泰国出口增32.2%、对柬埔寨出口增11.1%、对缅甸下跌26.9%。

(2)我对缅甸出口纱线月当月,我对缅甸纱线年缅甸因大量投资工厂遭遇暴力事件,订单回流、疫情反弹、开工不足,1-10月我对缅纱线%。根据我在缅投资企业反映,缅甸7月中旬第三波疫情爆发,确诊率一度超过40%,近期除感染较为严重的地区外,其他多地确诊已降至3%左右,居家令取消,生产生活逐步恢复,因此自中国采购中间品也有所增加。

供应链在区域内重构成为新趋势。欧洲、北美各自拥有重要的区域贸易协定,并逐步行程新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和区域供应链网络。

随着世界对中国经济依存度的上升,我国作为供给方和资本提供方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在主要纱线出口目标市场中,土耳其、印度、巴基斯坦、巴西等主要服装生产国,分别因地缘优势或隶属相关优惠贸易安排,对欧盟、美国等区域出口纺织服装增长,进而带动中间品进口。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10月,我对孟加拉、土耳其和巴西分别出口10.7亿美元、6.4亿美元、5.4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54.1%、43.9%和52.5%。3、南亚三国纱线需求持续增长

综合出口企业调研情况和海关数据分析,部分欧美日品牌商避免采购新疆棉,加大对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国纺织服装制成品采购。美国自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三国连续3月持续保持高增长,9月单月自三国进口纺织服装增速分别为24.6%、39.5%和19.8%。

等大量自中国进口。得益于美欧等地区消费复苏和补库存的需求,自2020年10月开始,对纱线面料等中间品需求大幅增长,1-10月,中国对孟加拉、印度和巴基斯坦出口纱线.1%、130.2%和53.4%。

七、各主要类别出口均恢复增长,化纤纱线月,棉纱线亿美元,数量和金额分别均增长7.7%和27.8%。化纤纱线%和19.2%。其中主要出口增长迅速的类别分别为纯涤纶纱线和人棉、混纺纱线%;羊毛动物毛纱线%。

从出口额看,沿海各省市是纱线出口主力,排名前五的省市分别为浙江、江苏、福建、山东和广东,合计占比80%。五大省市均保持两位数增长。浙江、江苏、山东、福建、广东5省出口额分别为43.5亿美元、25亿美元、10.3亿美元、9亿美元和5.4亿美元,增幅分别为42.6%、40%、50%、40.9%和15.5%。

九、全国棉纱线、受双控政策落地和原材料价格双重影响,棉纱进口量再度回落,纺企采购意愿不强据海关统计数据,2021年10月我国棉纱进口量14.8万吨,同比降12.5%,今年以来首次进口下滑。2021年1-10月我国累计进口棉纱182.5万吨,同比增加17.6%。

前三大棉纱进口市场中,越南、印度、巴基斯坦三国仍排在进口来源地的前三甲,自三国进口金额均保持两位数增长。从价格情况看,5月后,印度疫情严峻,纱厂开工率低至三成,出货量少导致价格上扬,单价增长32.5%,高于全球平均9个百分点。

纺织服装出口已经进入圣诞季生产,按照往年情况看,企业应对上游棉花、棉纱等产品需求旺盛。但由于国内棉花价格飙升,纱厂利润较高,而下游企业处于成本考虑,按需补库存,整体交易氛围不强。此外,中央双控政策落地,各地方生产企业限产限电影响较大,纺织服装企业采购积极性有所下降,旺季预期减弱,预计年底前影响将进一步显现。

进口棉纱的前5大来源地全部来自亚洲地区,前五大来源地合计占比90%。越南一直位居我棉纱线月,自越南进口棉纱线%,占棉纱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差异化纤维纱线未来之路走向何方?——中国差异化纱线发展高峰论坛成功举办
Next post 镭戈斯设备教您如何选择合适优质的数控折弯机